浙商帮百年商业银行史

- 编辑:admin -

浙商帮百年商业银行史

浙商帮百年商业银行史

浙商帮百年商业银行史

南京东南的乌衣巷,落日遗光斜斜照下,飞车驶过的朱雀桥,在春天草树繁茂。一眼望去有燕子不时从巷子边飞过,转瞬即逝,毫无停留驻窝的意思。也对,毕竟它们出身高贵,祖上曾是“旧时王谢堂前燕”。

对上海的宁波路来说,乌衣巷的这种历史感是同理的。宁波路遍布拱型的上海老弄堂建筑,露天小菜场却很少有阳光照进,往东边儿看去,这在数百年前是老上海钱庄、银行的聚集地。

此时再抬头,是一幢幢高楼的外滩,中国金融中心的前世今生在这交相辉映。

大雨时分,雨沿着房檐洒进弄堂里,水珠碰撞到青石板后又溅起,再落下。这一声响的回荡,是对成败的无奈,是对物是人非的感叹,是对浙江人这段数百年银行史的回应。

金融亡国

庚子年间,北京城的金銮殿遭了波大罪,龙椅上挤满洋人不说,就连四周太监站的地方也没留下空隙。

浙商帮百年商业银行史

这些个碧眼黄毛的洋人正精神抖擞的摆姿势,意图在历史上留下个好面貌。洋人们为了把相片照好,都捣饰得很干净。而那沾满胜利之血的军装早被掩埋,更不会玷污这文明世界的相机。

其中的一个东洋胖子很好笑,应该是个滑稽戏演员。人肥脸肿军装紧绷,他眼神再凶狠也只能表达:这里在演人间喜剧。

四九城的另一出好戏也开场了,一群身残志勇的太监正被文明社会的枪与大炮指着,双腿发颤,却没有和外面的主子一样跪下,肩并肩硬挺挺地站直了。

在呐喊出了最后的殉道声后,太监昂首就义,即便身后的圆明园还是被大火烧得透亮,这叫陪葬。

浙商帮百年商业银行史

而此刻,他们的主子西太后,已经溜到西安继续享受着自己如诗如画般的人生。

受甲午、庚子事件冲击,大清帝国更加风雨飘摇,改革维新呼声又日渐高涨。这个老太婆心里门清:与其说继续占着茅坑不拉屎,不但地位难保,还会留下诸多骂名,还不如趁大权在握时主动让路。

于是,便有了后来的溥仪生父载沣C位出道。

载沣上台后,以《盛世危言》为改革的指导思想:西化改革和以商立国。到1910年,大清国财政收入增加两倍,重工业水平增长四倍,还投资实业白银五亿两。

改革初显成效,两江之地功不可没,它一直是大清国财赋重地和GDP快速增长的重要支撑。身为两江总督的张人骏,却在这时的一次“国会现场”遭到下属单位弹劾。语言恶毒大意是说大清要亡于他手,而原因让其哭笑不得:不该代替中国商人偿还洋商的款子。

没有几个当官的会心甘情愿将到手白花花的银子拿出来无私奉献。

事实上,张人骏此时是有苦难言,两江之地繁华的背后,正面临一场严重股灾,前帝国首富胡雪岩怎么倒在股灾中的,他心知肚明。所以,他不得不自掏腰包救市,但其手下的江苏资议局却不明其中利害,在他眼皮底下明着造了反。

浙商帮百年商业银行史

两江总督张人骏

这场股灾是一个叫麦边的英国人搞出来的,他当初跟所有洋人一样,怀着发财大梦来到中国,开洋行、成立轮船公司,学着成功的标准模板。

事与愿违,麦边干一行亏一行,几乎是血本无归。洋人来中国讲究的是衣锦还乡,窘迫的现实让麦边没脸回家见“姥姥”,走投无路之下他便决定将国际市场的橡胶投机活动带到上海。

麦边首先花钱买通了上海的各大报业,刊登软文《今后之橡胶世界》,铺天盖地的疯狂给中国人洗脑。他让员工雇大批人去银行排队买股票,把银行大堂挤得水泄不通,无法营业。

找皮包公司拍橡胶种植园的宣传电影,在上海街头天天播放。还组织购买股票的市民到南洋橡胶园旅游,宣称会每季度发放股息,勾结交易所高层操控股价,让股价小跌大涨,再与汇丰、花旗联手搞虚假股票抵押。

资本家这种人为的让猪飞上天的方式,在那个“淳朴”年代没人见识过。